這天因為我喉嚨痛,所以在下午五點左右冒著不小的風,
頂著有點發燒的身體,自己騎車前往衛生室。
裡面坐著駿禹的爸爸、和一個新來沒見過的醫生(看起來很親切)。
還有護士琇琦,和另一位說和我同屆的護士。

醫生一面問我的症狀,「喉嚨痛、流鼻水、一點點發燒」
我是比較擔心是不是上星期來打流感疫苗的後遺症。
這時候琇琦一面問我:「妳怎麼沒有下馬公呢?」
「因為我爸媽不在家啊!」我都是這樣回答的,因為這是事實啊!
「是這樣子嗎?不是因為談戀愛喔?」她一臉八卦樣。

唔?我要跟誰談戀愛啊?
該不是幾個星期前我也沒有下馬公,和主任一起出來買晚餐遇到她之後,
她就一直這樣子以為了吧?

「沒有啦!我都快要結婚了說~」我只好使出殺手
「噢?何時要結婚啊?」她有興趣了。
「大概再兩年吧~」我很老實,我到底為什麼要這麼老實呢?
「唉唷~變數還很大嘛~」琇琦又說。
「唔~真的啦!在這裡要談啥戀愛呢?」我再一次強調。
「呵呵~妳敢發誓?」她還是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我想,我只會越描越黑,去看個病還要弄到發誓,我幹嘛啊我。
這時候,老祖宗的一句話就非常有用了:「清者自清」。
韋凌詠的八卦根本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嘛~
都跟她說我要嫁了還不相信。

好可怕的社區八卦衛生是喔!以後要小心~

PS. 話說也不知道藥有沒有效?喉嚨卡了好多痰,真痛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cky0702 的頭像
Packy0702

心海的伶聲

Packy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