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暑假,我第一年到吉貝來教書,當時帶班,外加兼主計。
當時的我,常常去研習,也上了不少網路課程。
回想起來似乎也沒有適應不良的問題,
我這人,大概就是這樣,哪裡都好。

2005年10月,小翊入伍了。
蓋子和果果到吉貝來跟我作伴,轉眼到了現在。
每每扛著重達12公斤的籠子上下船,總引起側目。
貼心的孩子們有時候會幫我提,總是重的唉唉叫。 

2007年暑假,我班上的孩子畢業了,我卸下導師。
同時當了輔導主任,接了輔導室的業務。
輔導室的專案計畫多,經費充足,常常想要如何消化經費,
用在學生身上,總比囤起來不用好。我的想法是這樣。

2010年暑假,我班上的孩子又畢業一次,
有的上了大學、有的準備工作,人生的路,真正開始了。
暑假中遇見大多數學生,好像我不再是老師,而是朋友。
孩子們在各自的領域學有所長,無論是課業或是工作,
彷彿,我再也沒有東西可以教導他們,而要互相學習。

2010年暑假結束了,我又接了導師。
原本已經在暑假期間跟多數學生拜過碼頭,請他們多多指教,
卻在開學前因為鐘點問題,將導師工作挪給代課老師。
雖然不妥,但似乎是最好的方法了。 

三年來,學校最引以為傲的是師資穩定,
但在穩定中,卻也像是停滯、開始缺乏些什麼,也許是動力。
2010年,教導處撤了,來了三位新老師、和一位新校長。
認真負責的瑋林不負眾望接下教導,準備領導新人往前進。 

我想接下來,會有一段動盪期,
感受到新人的不安,還有對環境的陌生感。

我在新學期,除了原先的輔導室工作外,接回資訊教師,
更讓我覺得麻煩的,是研究所的課程、還有結婚。

從以前來說我是個看似認真(因為我會把事情做好)的學生,
卻不想要花很多時間研究和討論(沒有團體精神、怕麻煩),
總覺得我會在這當中,有許多挫折也不一定。 

結婚本以為不大麻煩,但總想在這「一生一次」的過程中把事情做好。
所謂做好,並不是要花很大的錢,我喜歡特別,不大一樣的。
於是選了關島,還有明天要做的事情。(成功了再說) 

在吉貝的第七年,也許是最後一年,我會更加珍惜。
期間總有人問我怎麼不調動,吉貝不無聊嗎?
雖然有時候對吉貝會有負面的感覺,但我想多數時候我總能自我調適,
讓我在一個環境裡面,抱持自我。 

感謝一路上陪伴我的所有人。

Packy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