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辦公室玻璃撞來一隻鳥,我從走廊地上撿起他時,他全身顫抖嘴巴無法閉合。

像是舌頭一般的器官折斷了。很急促的呼吸著。

我順著他的毛,輕輕摸著他,唸著佛號,告訴他就不痛了。

他慢慢的停止顫抖,安靜的像是睡了一般,我無法讓他雙眼閉合。

 

立泰接過他,說:「這是伯勞,妳敢這樣抓他?妳看他的爪很利。」

是的,他的爪很利,蜷曲著,但是一點也沒有攻擊性。

因為,他已經睡了。

立泰說,「以後看到這種要小心,伯勞也算是猛禽的一種,會傷人的。」

我不知道伯勞的特性,我也認不出他。我想下次我還是會一樣這樣將他撿起來。

 

等我洗完手回來,立泰已經將他的下眼皮闔上,原來要用下眼皮。

 

和以前其他撞玻璃過世的鳥一樣,立泰將他埋在辦公室前的樹蔭下,

讓他不再受風吹雨打,安靜的長眠。

 

希望他下輩子還能在天空自在的飛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cky0702 的頭像
Packy0702

心海的伶聲

Packy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