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我跟郁清談這件事情的時候,郁清給的說法。
昨天我是一整個驚嚇,因為爸爸打電話來說,珮玲7/29要訂婚了。
訂婚是訂婚沒關係,但是8/5就要結婚了!
怎麼會這麼快勒?這是開玩笑的吧?

被嚇到一個不行的我,馬上打電話給珮玲確認一下,
看是不是我爸被騙了,還是他聽錯了?

結果電話那頭的珮玲馬上知道我的來意,
她笑笑的說,是真的啊!
要不然接下來又要念研究所、又是農曆七月的,
話是這樣說沒錯啦!但是還是一整個突然呀!

「對象是誰啊?」總覺得這幾年我這姊姊做的不大稱職。
「ㄟ~就是上次我們一起吃飯之後我去見的那個人」珮玲說。
「阿勒!阿妳不是去拒絕他的嗎?」我這樣問會不會太直接?
「呵呵~是啊!要去拒絕他的~」她笑笑著說。

先撇開我有多驚嚇好了(實在抱歉一直用驚嚇這個詞),
之所以會和珮玲比較熟識,是因為我在上大學之後,
因為在人生地不熟的台北,珮玲的父母(我的表叔表嬸)都很熱心,
常常邀我到他們家去作客,帶我東吃西吃的還常常外帶水果回宿舍,
這種情況一直到了我大二那年暑假在中研院工作時到達顛峰。

一直到我開始修第二專長,跟小翔子分手,每個六日都要往那邊跑,
這段時間珮玲恰巧也遭遇她第一個感情的挫折,
我們姊妹倆就常常互相吐心事(對她當時這高中生真有點不大恰當),
她是個早熟的女孩子,對感情事有她自己的堅持。
所以我和他彼此在那時候,可說是重要的心靈伴侶呢!

那年寒假,我們全家到高雄過年,珮玲也出現在高雄。
為了那個男生,我還記得我跟她到高醫的校園,
只為了她期待可以見他一面。
這是年少的痴狂,不是嗎?

珮玲曾經說,她很懷念當時我們常常在一起談心事的時光。
也許未來我們會有時間相聚,但是心情心態不一樣了,
那段日子,也是不會回來了。

雖然她跟我差了四歲,但是真的一點都不感覺到距離,
甚至有時候覺得念護理系的她比我還要成熟,對感情更有想法。

他們搬到了板橋,當時我還會從淡水搭捷運轉火車到她家去,
我大三的暑假,在淡水打工,還一大早跟她從板橋出發,
我回淡水、她到中正高中去,這段日子想起來真令人懷念。

後來她了上大學、我也開始實習、工作,就很少到她家去了。
聯絡也變少了,但其實彼此心中還是牽掛著對方的吧。

久久在版上、MSN上,互相流通訊息,告訴彼此最近的消息。

這樣的小女孩,聽說就快要訂婚結婚了。
好難相信喔!一直很難相信。
(到底很難相信什麼啦?自己被插隊嗎?)

不管啦!一定要幸福喔!
給珮玲~

Packy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