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也不是賭氣,可能只是認清自己喜歡干涉的事實。
最近常逼著自己試著站在對方角度來想,
赫然發現,被干涉的滋味真的一點都不好受。
也許我有我的理由,但對方又何嘗沒有自己的想法,
如果我可以瞭解到小翊對工作的喜好和方向,
又何嘗不能對他所喜愛的事物多點包容呢?

不過其實這一點都不容易,對我來說。
但我希望這只是一個開端,至於未來如何?我也不知道。

在過程中我發現,隱藏想法是會習慣的。

一件事、兩件事、漸漸就會有很多件事...
一個秘密、兩個秘密、到頭來,兩顆心,是不是會越來越遠呢?

小翊說:「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有事情不講了?」

其實並不是賭氣、也不是惡意,
但是的確很多事情,不用說,因為不必要,也不會引起衝突。

人家不是說,「善意的謊言」。
也許這也是一種「善意的隱瞞」吧?

全站熱搜

Packy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