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指我,而是指小翊。

昨天在電話中不歡而散之後,蓋子在我肚子上瞇著眼,我思考著。
萬一小翊真的按照我的想法走了,那他真的快樂嗎?
現在的小翊快樂嗎?

於是我拿起電話,撥通。
告訴他,我並不是為了反對他而反對,我對給他那種感覺對他說抱歉。

他說:「謝謝。」

對我來說這是一種釋懷,我想,
如果我有小翊對我的萬分之一寬容,
那麼,我也會更快樂。

至於,夢境中,也許就只是會在夢境中吧?

全站熱搜

Packy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