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變天了,聽說下午船班不開。
風是有大了一點,但是我覺得應該不至於停開。
但是因為我這週本來就因為爸媽不在、技藝班要上課所以不回馬公,
同時聽說念高中職的學生都提早搭11點的船班回來了。
這就是我這篇的主題。

我遇到了幾個孩子:
中午的時候:東波、志凱、正培、尹衡
下午的時候:金定、冬紅、姿羽

中午我吃完飯,還沒午休,這時候志凱突然出現在辦公室,
他有禮貌的叫了我一聲老師,然後跟我閒聊了一下。
這時候我看到正培出現在門口,他還是一樣,不會主動打招呼。
我看到正培的一頭頭髮,旁分,然後很多顏色。
我想這是他們的指標吧?也許要這樣子在同儕中才有認同。

正培一直想要往教室方向去,說是要找一個叫做「眼鏡仔」的人。
我跟他說不行,他問我「為什麼?現在還沒午休?」
我說,現在是上課時間,有什麼事情放課再來。
但是他還是一面趁著我不注意,先是說要在校長室前看魚,
後來甚至趁我和其他人講話的時間溜到了視聽教室前面。

我見狀大喊他的名字:「呂正培!」這時他才又折回來。
似乎還是不死心,一直想要往教室去。

在這同時,各班走廊開始有一些學弟妹們在看,
為什麼辦公室那邊會有穿著便服的人?到底是誰呢?

之後出現的東波也是一樣,拿著一瓶飲料就想要往教室去。
我攔住他,他說要送飲料給他妹妹。
「這是送飲料的時間嗎?」我心裡想。
但我還是幫他把飲料拿了過去,我想就當他是一般家長吧!

我心裡想,他們不是這學校畢業的學生嗎?
更何況我還記得在我的班畢業之前,我曾經很慎重的跟他們說:
希望你們畢業之後,不要成為讓吉貝國中頭痛的對象,不管在校的老師是誰?

如果今天我不在辦公室,
是不是,正培就可以無視於沒有教過他的瑋林老師,
長驅直入的找他想要找的「眼鏡仔」。

尹衡就很ok,他跟我表明他想要找主任,但是我跟他說主任今天請假。
他沒有任何逾矩,就是在會議室前,知道主任不在後就離去。
畢業學生想要回學校來找老師,我們都很歡迎。
我們也都很想要知道大家的近況,但是前提是要在適當的時間和地點。

下午來的孩子們就很ok,在辦公室和老師閒聊,一點也不讓人擔心。
我想這才是讓人歡迎的孩子。

我相信未來,吉貝國中也許都是各位不認識的老師,
但是請尊重他們,不要讓他們覺得這裡畢業的學生怎麼會是這樣?
就像是我第一年來的時候,破壞體育館的、常常騎機車進來的,
都是一些我們沒教過、不認識的,當時一樣的無奈。

全站熱搜

Packy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