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到學校去值班,看到長青和佩錡到學校來唸書。
原本在第一次基測完、畢業典禮後,兩人都讓我頗擔心。

佩錡爸爸說她畢業後在家也是看電視,
好像並沒有真的在唸書,怕她就算考第二次成績也不會進步,
於是希望我們可以讓她到學校唸書。
還記得期末的某一天上午,我撥打電話到佩錡家中,
中午不到佩錡就領著書上來學校看了。
因為第一次基測她在數學科失常,所以我讓她做完一整份的練習卷。

往後每天她都到學校唸書,太陽很大,中午她還回家吃飯,
下午繼續上來唸,我覺得好辛苦唷!
這次上去值班,佩錡上午還是上來念,
但下午我想她應該是到爸爸公司去幫忙了吧?

長青好幾天都讓我和其他老師看到在馬公中正路遊蕩,
說遊蕩也不是,也許是找爸爸,我不清楚。
總覺得他不像是要準備第二次基測的孩子。

過幾天他回來吉貝了,也領著書到學校來。
和學弟們一樣時間,早上七點半前到校,下午五點鐘放學。
這樣的情況維持到修業式,我這次去值班也是這樣看到他。

悶熱的七月天,他搬了一張課桌椅到校長室前面,
就這樣子,自己看著書。
中午的時間和明穎老師下村子買飯,到教師宿舍看個球賽或新聞,
回到司令台前,睡個午覺,下午繼續努力。


睡午覺的長青

問他怎麼不到會議室裡面呢?他說外面自然風很涼快。
但是太陽的曝曬,著實讓我覺得這孩子真的可以吃苦。
經過夏校長、胡校長、國小楊校長、幹事、主任、我和他分析過,
他還是決定往台灣去。

看了他這幾天這樣自發性的到校看書,我想我是多慮了。
也許他不是最聰明的孩子,但我想願意在這樣的大熱天,
從村子走路到學校來唸書,下午再走回去。
我可以說:「我也沒辦法像他一樣。」
回想起國中的我,總是在冷氣房內唸書,
如果我和他易地而處,我也許就不是現在的我了。

趁著值班完的最後一天,也是他們考前一天,
我拍下他努力的痕跡,我想這幅畫面,會映在我的腦海中。


長青唸書的課桌椅

無論他成績是否進步了,我知道,
這孩子在這時候,是這樣子的為自己負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cky0702 的頭像
Packy0702

心海的伶聲

Packy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