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小屁說:「你們班之前是不是被壓抑過度了?」
「咦?怎麼了嗎?」小伶子納悶。
「今天下午曜菁、玟民、士儒騎機車進到學校來,
 看見老師也不知道要打招呼,就這樣騎進去了。」
「....」小伶子只能搖搖頭。

如果我教給他們的,給他們的道德規範,
只能適用在他們還在學、還擔心被處罰的時候,
那這樣子我真的覺得很失望。

之前看到歷屆的學生回到校園內來破壞,
在他們畢業之前我還一再叮嚀,不希望他們離校之後變成那樣的學長,
雖然他們還不到這樣的惡劣程度,但誰知是否有朝一日?

在校期間學校禁止騎乘機車,是因為擔心他們身心尚未成熟,
同時為了培養他們有正確的遵守法律的精神,
但是同學們似乎沒有體驗到學校老師這層的考量,
只是一味的認為老師們只是千方百計想要找他們犯錯的地方然後處罰他們。

於是我打電話到這三位同學的家中,
我不是打去罵他們的,我只是希望我可以告知他們我的感受。
曜菁不在,我請雯雅轉達。
玟民、士儒不在,我請他們的媽媽轉達。

「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
 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今天在網路上看到這樣一篇文章,他跟主任之前跟我講的話不謀而合。
http://tw.myblog.yahoo.com/formosa-dreamer/article?mid=158&prev=162&next=65
「如果我們一貫以高壓手段管教孩子,
 當然很容易取得立竿見影的班級經營「績效」,
 但我認為這樣的結果是極其「表面」的。
 孩子在我們眼前迫於無奈,可能是表現得宜的,
 但一轉頭在我們眼光不及的樓梯角落,
 說不定又是另外一個我們無法接受的樣了。
 如果適度揚棄由上而下的教條管教,
 改採跟孩子一起在過錯中反省思索,
 陪同他們建構出他們能夠認同且接受的真理,
 對孩子一輩子的人格養成,將具有扎根的作用。
 採取這樣的管教方式,或許在表面上,
 您的孩子會比前述威權方式的孩子,
 來得稍微調皮、鬆散些,
 但我們可以放心的是,這樣的孩子,
 他的性情會非常真實地呈現在你的眼前,
 他會是個人前人後都表裡如一的真實個體。」

我想,未來要是有機會,我會試著朝這個方向去走。
這對我的觀念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希望,我可以在我的教學生涯中,越來越進步。

沒想到我會「屈服」於我討厭的孔子的思想中,
主任,有你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cky0702 的頭像
Packy0702

心海的伶聲

Packy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