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的班,在眾所期待下,上場了。
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吧?!有種「全世界都在看」的感覺。

解脫,不只是我的13個學生,也是我。
雖然這只是暫時的,但無可否認,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就好像,這三年的過程,從我看茂誠、穎文,到現在的我。
回想起來,三年好像很快,我似乎已經忘記,茂誠那年的基測我在哪裡?
考試的情況怎樣?我是否到場?好像那不是我的記憶。

去年穎文班則是相當深刻,第一次勝於第二次。
應該是因為第一次全員到齊,包括學生、老師。
其實第二次也是令人難忘,因為我在颱風天中當了幾天的保母。
在那時候,再次認識了現在的主任。

大體上,一切都還好。
除了天氣有點熱、學生秩序和情緒控制有待加強、蓋子果果不在身邊外,
一切都還算順利。

本來該在崇正堂休息的我們,跑到圖書室的家長休息室來,
本想說有個桌子可以唸書就好,沒想到有個好心人竟然幫我們開了冷氣。
菩薩一定會保佑他的。  ^o^

有點難以相信,我居然在圖書室等了他們這麼久。好久呢!
不過第一天穎文有來,小屁、穎文、我三人聊了一下,殺了些時間。
主任偶爾會跟我聊天,也是個大功臣。志鍊也出現了,眼睛還是一樣大喔!

不過也因為我們躲在圖書室,所以不像去年一樣會遇到一些校長或老師,
需要寒暄、聊天、應酬。反正我也不善這方面啊,呵呵!

昨天晚上,主任說西嶼國中的老師說很欣賞我們班,和我的帶班方式。
是嗎?外面的人看起來都不錯,但是自己人看起來就覺得缺點重重。
就像是今天主任問我的事情,關於要去想學生的動機等等。
可能是我越來越懶的思考了,雖然就某方面我是很深謀遠慮的,
但是面對學生,我選擇簡單一點。

中午在公車站邊的胖達簡餐吃飯,普普通通的餐食,狹小的座位。
校長和夫人女兒兒子一起來熱鬧一下,可惜沒有坐在一起。
佩錡好像還是和女孩子們有些嫌隙,這讓我想到今天主任告訴我有關玉珊的事情。
那個孩子,我總是不知道該相信何時的她好?
如果她可以如他數個月前在MSN上跟我說的從此改過,
那我相信無論是她自己、我、班級上,都可以更好。

考完了,我也不想知道到底有沒有贏過去年,
士儒、曜菁在考前對我的聲聲呼喚,很難想像他們拿起題本計算。
元益的疏忽,他的自然科應該不盡理想,也勢必要重考,相信應該跟200分無緣。
其他兩位,相信他們也盡力了,這段時間也真的難為他們了。
捨棄這麼多和同儕一起的時間、埋首苦讀,尤其是長青。
無論成績是否能讓他們滿意,我相信這段時間,會成為他們難忘的回憶。
會議室中的長青,我想,會是未來我給以後的孩子一個很好的教材。

孩子們,
不只是我在陪伴你們,你們也同時陪伴著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cky0702 的頭像
Packy0702

心海的伶聲

Packy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