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年初二叔發現肝有腫瘤之後,
因為之前奶奶肝癌治療的過程相當痛苦而且無效,
因此二叔選擇不用西醫的治療方式,而以中醫和原始點療法來治療。

原先也想要勸他無論如何什麼方法都試試看的我,
在2011/03/05歸寧宴客後特地到高雄探望二叔,發現他精神狀況相當好,
當時我跟爸爸說,如果我是他的小孩,我也會支持他。
因為他真的不像是一個生病的人。

也許當時病情還沒有惡化。
後來有一次二叔回澎湖來,我也還是跟郁清說,
二叔看起來真的滿不錯的,也許那是好的腫瘤也說不定。

但事與願違,後來陸續聽說,病痛感增加。
前後短短四個半月,二叔終於脫離了痛苦,但另外一個世界去了。
聽二嬸說,二叔離開時,是慈祥莊嚴的。

昨天下高雄,郁婷也回來了。
我們一起在晚上,跟著師姐,唸著經文,迴向給二叔。
我想起在我高中的時候,有一次二叔也拿了本經書給我,
我曾經很認真的每天都到佛堂去念經。
還有,他給我的菩堤眼佛珠。現在我放在佛堂供著。

雖然唸著我不懂的經文,有些字填著注音,但一時間也唸不出來。
但我想,二叔會知道,我們來看他。

大約一個小時,我們坐在二叔家門口,像是小時候一樣閒聊。
好像在阿公過世的時候,也要守夜那樣子。

郁婷在2011/08/13要在法國結婚了。
這是小時候和我最親近的堂妹,我很想要去參加。
我們都知道二叔沒辦法親眼看見,但他會知道郁婷會很幸福的。

離開二叔家大概晚上九點半了,車騎不到兩百公尺,我看到路中間躺著一隻貓咪。
我忘記了他的毛色,但記得他嘴邊流了一攤血。
我和小翊繞回二叔家,拿了報紙和紙箱,再回到貓咪身邊。

小翊有點顧忌,他不知道這樣所謂的靈魂會不會跟著我們。
但我沒想這麼多,我想我們能做的,是幫他留著全屍。

小翊,像是抓著睡著的蓋子和果果一樣,一手抓著兩隻前腳、一手抓著兩隻後腳。
將他放進撲了報紙的紙箱中,他就像是睡著的貓咪一樣,彎著身體。
看起來身體是柔軟的,也許在我們念經的時候,有個不小心的駕駛撞上了他。
(也或許是這貓咪太莽撞,一路衝進了鬼門關。)

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他的屍體,我能想到的是,附近有個公園,
希望明天打掃的清潔人員,可以發現他,然後幫我們處理。
我不想去想後續會怎麼樣,因為我能做的,只有這樣子。

我把他放在一顆醒目的大樹旁邊,幫他念了阿彌陀佛,希望他好走。

短短的一個晚上,好快的,過去了~

Packy07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郁婷堂妹
  • 哈囉雅伶, 多謝妳寫了這一篇文章, 我們都要快樂地活下去哦, 我老拔的49天快到了。我們大家都希望到另外一個世界的他能好好地修行然後乘願再來哦~
  • 嗯嗯,沒錯的。
    我們大家都要好好過,這樣他才不會有牽掛。
    妳婚事準備的如何了?相信一切都會很順利的。

    Packy0702 於 2011/07/28 14:49 回覆